唱个歌跳支舞卖个萌打个卷儿

周棋洛/洛悠感情线 试验性的分析

周夫人流泪

__墨迹__:

试着从感情表现的角度写一下有关棋洛的分析,由于很大一部分是参考约会情节来的,所以也可以看作是洛悠线的一点...安利?也欢迎代入,你就是悠然,悠然就是你


在他生日季的这些天有这么多人因为他的光芒聚集在一起,每个人都为之添柴加薪,让火焰更加温暖明亮。作为被这种光和热惠及的一分子,我也私心非常希望有更多的人爱他,有更多的人能感受到他语言不能表述尽的好处。


汇集和米娜@ minnimin86  的讨论,陪我发厨的她是天使!  我粗糙且浅薄地试着写了一下,这篇有很多个人想法,存在很多瑕疵和不足,不能代表统一性的解读,想了想还是都放出来,大家方便的话多多批评指正(鞠躬


棋洛他非常可爱,他需要爱,也值得很多爱


1.关于洛的告白、感情的流露和表达
2.关于洛悠的相性度和cp食用
3.和洛相关的其他碎碎念


1.


我:我还是很在意“你的世界里,不会再有周棋洛”这句台词,总觉得有隐含着牺牲的可能?


米娜:之前分析后期他可能是没有evol了。我倾向于,洛洛后期超能力丧失,这对于他的打击,应该是致命的。“你走吧,我不是周棋洛了,你喜欢的周棋洛不在了。”悠然可以安慰他,但是他可能会不断的自我否定,把自己封闭起来。


我:这样的话也可以和他非常在意悠然对他的感情是否和evol有关能联系得上。但实际上超能力者之间不互相影响,他会有这样的反复疑问可能和自己在这一点上不大自信有关?而且李总和学长都不会在面对悠然的时候对自己的evol产生疑问,老许可能会动摇,精神层面的控制因为她而波动,而洛是唯一一个这么在意evol的效用的。或者说不仅仅是在意evol,还有明星身份加成的影响。我记得有些漫步的剧情里,他见到悠然很高兴,但悠然下一句话解释自己前来的目的是为了粉丝或者是别的什么,他就稍稍有些黯然了。


他会倾向于把悠然对他的主动性的行为单纯地看作是她出自内心,是为他而动,不过有时候悠然这边是由于工作需要,或者是为了说得排场些(再或者是因为害羞所以搬出别的大名头来?),用明星和粉丝的论调把这种亲密行为拉成一种和恋爱无关的贴心举动。洛倒是有时会小小地失落一下,但很快又能振作起来。


米娜:他怕再次陷入孤独和黑暗吧。所以珍宝之约里才被悠然的告白震撼住。他总是把阴暗面自己承担,和许墨一样缺乏安全感且敏感


我:老许和洛洛这两条线都是很需要女主给予一定的安全感的,还好文案一直挺稳。


米娜:所以女主必须主动,比如像珍宝之约里直接的告白:“我永远热切地爱着你。”但这个告白有人质疑不是爱情,是大爱。


我:洛洛当时的反应是直接愣住了,他可能有种不敢相信的心态。因为之前每一次在告白的边缘试探的时候,女主都是很巧妙地圆了过去。 悠然非常聪明,知道自己身为媒体工作者和大明星应该交往要有什么度,洛现在这个身份不能直接告白,每次他打擦边球暗示的时候悠然就很巧妙地把话题解读开来,在他稍稍低落的时候又迅速给他接上话,让他也感受到这边的情意。比如杏林之约里洛说“我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就我们两个人,待一辈子都可以。”悠然接话的时候带着点提醒意味地说“一辈子很长呢。” 洛接着告白:“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一点都不漫长,永远都觉得时间太过短暂,这样的我是不是有些过于贪心了?”对于他流露出的柔软和恳求感,就像一种小动物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你,悠然的回话也和他同步了:“和你在一起时,我也这样觉得。”  珍宝之约里如果是“大爱”的话,可以有更巧妙的话术,不过没有,应该就是真切的告白。


米娜:对,之前的约会没有这么直球过。


我:洛洛这个时候处在写不出作品的焦虑中,甚至产生一种觉得自己是废物的错觉,感到卑微。


米娜:结果悠然是“就算你是废物,我也爱你。”瞧这直球把小伙子砸得。生日之约应该是在珍宝之约的前面,生日之约里洛洛好失望,不是真告白,但皮皮悠觉得他这样子很可爱,而珍宝之约里她感受到洛洛的不安与焦虑,立刻放弃套路直接践行真心了。洛洛非常需要主动,对别的男主,可能通过行动就能看出来,但他不行,行动都可能不太够。就像杏林之约里那句话:“如果我没有evol,你还会这样看着我吗?你的眼神好温柔,我好喜欢。”


我:他真的让人想穿过屏幕拥抱他......把行动力充满或许都不足够温暖。


米娜:洛洛需要更多的行动+语言,要对他说“我爱你,我们都很爱你。” 同时在情感的流露上,他似乎是把自己的占有欲藏起来了,他很小心翼翼,有时甚至不敢表露太多。


我:在表达情感的措辞上,墨和洛都是很宽和地告诉女主“我们一起”“我们的未来”“我会陪着你”这样,他们倾向于以你为主体的引导式温柔表达,但许墨同时是“用我的危险,用我心的饥渴来打动你”,一半在明面的温柔,一半在黑暗的波涛下。洛洛目前看来占有欲是隐藏着的,他甚至有时候像是一颗孤独的星星,自己一面发热,一面向内坍缩...但他仍然保有亲和力,是历经了种种黑暗之后还十分纯粹的亲和力,就像那句宣传词:“靠近他的一瞬间,恒星的光芒拥抱了我。”


——————


同为温柔系【这个概括可能不太恰当】男子和BS成员,我们把许墨和周棋洛在和女主的分线约会中的表现试着作了比较:米娜认为许墨线的感情看起来好像是许墨占主导,其实是势均力敌,这条线上的女主坚忍且勇敢、真诚,她的勇气不但撼动了许墨,也使她在恋爱的博弈中拥有一份最可贵的力量。许墨请求她“你可以教我爱吗?” 她的爱与真心使得这条线的感情有种棋逢对手的妙处,既温暖撩人又可以充满待挖掘的回韵。


洛洛这条线上女主是占主导的,虽然从大体上看他们俩在关系里表现得很对等,但更明显的是洛洛被女主情绪所主导。如果把表现出来的占有欲(非贬义)列表排序的话,洛洛可能是表现得最弱的那个。他们之间感情的源泉和韵律需要小心翼翼、极为珍视地聆听,在细致漫长的探索之后,你终于掀开了一扇窗,满天的星光就在那一瞬间落满了你的床头。


就我看来,四个人里,学长和李总都是较为强势的,不管是感情上还是自我认定上。同时借用之前某位太太的概括就是,和许、周线需要女主给予安全感而言,白、李两条线相对来说是比较稳的,男方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行动力极高。他们少有自我怀疑的状况,即使出现的话也是针对恋爱中的个别情况而言。白哥是很坚定的,李总也稳扎稳打。


说到洛洛的话,一方面是“他这条线看似温暖但更多地需要女主主动地给予恋爱中走下去的力量”,另一方面也是和自身经历有关,内心渴望各种意义上的肯定和认同。另外从珍宝之约来看,他好像是唯一一个在自己业务上焦虑到情绪失控的?【排除女主的影响,单就自己工作而言】


洛这条线的感情流露特别有意思。从约会里看,他经常打擦边球,更萌的是每次擦完线之后还要给自己找个补或者强行解释,他没有正面说过“我喜欢你”这句话,但各种明示暗示是把自己的小心思敞亮无比地摆出来给人看了,他不是要和你玩猜谜:你猜猜看我什么意思,你猜猜我喜不喜欢你? 他是非常坦诚却间接地说:我喜欢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


不完整地列一下洛那些年打过的擦边球:(哪里是擦边,简直就是低空贴脸过了)


河灯之约:“和喜欢的人一起乘船,这种画面肯定很美好吧。”【气氛微妙起来之后赶紧找补:“我是说如果,有如果的。”】


探病之约:“当我第一次看见你便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你也在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吗?...如果我不是在演戏呢?”【之后用一个笑来缓和气氛,让女主以为他在捉弄人】


新春之约:“人在玻璃上写字的时候,常常会写下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因为字很快就会消失,所以你的心思,只有雪知道。”【然后他又拿花生去堵悠然嘴了!】


他极其坦率、毫无隐藏,这一点不是因为他年纪小,因为他展现出来的责任感完完全全像个更成熟的男人。他有一种伴随羞涩感的落落大方:我喜欢你,因此我能踮脚够得到的星星全都是你的,第一片雪和第一簇樱花也都是你的,你能喜欢我最好,但是我不强求,因为喜欢你是我的命运。


但同时他是四个男主中年龄最小的,少年气藏也藏不住,有时候的举措真像可爱得有点笨拙的小男生:为了制造惊喜的背后努力,揣摩你喜欢的东西并悄悄了解,为了下一次见面时坦然地说出“果然啊”和“真巧”;捉弄你,得逞后高兴地哈哈大笑,又总是因为害羞被你发现而更加手忙脚乱;明明自己怕得要死还坚持在鬼屋里保护你,晚上给吓得睡不着了,打电话过来想和你聊天也吞吞吐吐不承认是害怕。他的情感流露自然又恳切,既是包裹你的温暖日光,也是雨季里不放过任何一道裂隙要从地面上奔流过去的、欢快且自言自语唱着歌的小溪。


2.


我:洛给我一种感觉是他即使拥有evol,有些时候还是表现得敏感、脆弱,没有公众面前那么自信。他遇到事情的时候会有首先责备自己的反应。


米娜:他还经常害羞。


我:特别可爱!他一害羞就有点手足无措,然后会做出一些非常直率但无意间很撩的举动,比如生日之约里他害羞得不知道怎么面对她的时候,就非常直球地伸手把悠然的眼睛捂起来,说:“抱歉,不太想让你看见我现在的表情。” 新春之约里抱了一下就羞涩了,低下头剥花生硬塞给悠然吃,喂得她说不出话,还强行给自己找理由:“这个好吃嘛,你多吃点。” 而且洛悠线的两个人非常可爱,互相逗互相套路,皮来皮去,有时让人忘记了他们的身份,觉得这只是两个最单纯的少年少女。


米娜:洛洛很会把握相处的分寸感,和他在一起会非常开心,没有压力也没有负担。


我:他把这种分寸感和少年人的热情结合得特别好,关切但不逾矩。一方面,和他在一起可以无拘无束、畅所欲言,做小孩子的把戏也其乐融融,另一方面又有成年人体贴的余裕,不至于像不懂事的小男生一样不小心就越过了界。约会里他经常给她鼓励、打气,比如片场之约,自己却在产生自我怀疑的时候默默独自忍受,承受焦灼和对自己的质问、撕扯。但还好这条线的悠然非常懂他,她会在门外和沈远一起屏声静气再抓住他没有好好休息的现行


米娜:有一个点很戳,他第一次对经纪人发脾气是怪他“这么晚了叫她来做什么,不知道女孩子这么晚不安全吗?”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永远是你。


我:这两人平时逛吃逛吃一起玩,互相皮互相逗,但心里都很清醒,也都很有主意,该认真的关头一定一丝不苟。同时,各自在专业业务上的奉献精神和对外界同样持有的暖意、善良让他们在流于日常的交往中愈发能感觉到对方的可贵,幕后之约里悠然表现出来对各行各业工作者的理解和尊重,洛也真诚安静地聆听着她;还有病房之约里两人同时展现的对孩子们的善意,结束任务后一起坐在夜色里的聊天——这种像月光一样无声无息流淌着的舒适,有恰好的温度和触感。他们之间非常和谐、放松,这不仅体现在日常愉快的玩耍里,也是他们相处的主要基调。悠然不介意对他展露自己的低落、失意和困境,这是关系非常亲密的证明。


----------------------------------------


洛悠线的相处特别妙,不管是不是周夫人,玩家们可能都可以体会到那种和谐:护肤美妆时尚美食电影娱乐游戏还有网络流行的各种梗,年轻人的话题他们俩都能聊,悠然在洛洛面前的那种放松、自然和舒展是可以感受得到的,这在全员向的恋与同人作品中经常表现为“周棋洛是能接住梗能一起玩的标准答案”和“闺蜜情”。【按照爱情来理解也很棒哇XD】深入一点的话,音乐和文学也能聊,在彼此的专业上能互相提供帮助,洛洛说过她是他的缪斯女神。


更进一步,在人生经历层面上感情可以共鸣:都是孤儿,成长过程中失去了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父辈人物,在谈论春节和生日这种热闹场景的回忆时都能体味到同一种落寞,而“以往的寂寞是为了和你相遇”,就像两只孤独的深海生物终于颤抖着伸出触角找到了同类,生命杳无行踪处一颗恒星捕获了自己的行星,以后的光景都有人能共享,洪水退去了,方舟上载着的动物们都探出脑袋,关切地看着甲板上从襁褓里醒来的两个孩子,朝日升起时他们懵懂地对彼此露出了第一个微笑。


是真的好,他对她几乎是百依百顺,但又不是失去主见的唯唯诺诺,是正好他们彼此一致,精神达到一种统一,以及他心甘情愿由她所引领和主导。就像一只温顺驯服的中型犬类,聪明、灵性且善解人意,悄悄走过来舔舐着你的手指。比星光还要闪耀,钻石一样璀璨的男孩子,既有自己的小私心和甜蜜、适度的亲密示好又能坦诚地和你一起追寻同一处远方,退可居家厮守进可海阔天空。洛悠的感情既有宿命般的童话感觉,也充满一起努力的青春气息。


片场之约里他用让她看他拍戏的形式来鼓励她:“你不是任何一个人的软肋。”  他们在爱情中彼此贴合得甜蜜而满足,同时又能携手一起面向更广阔的天地,这是点缀着花朵和祝福的道路,从起点开始就有精灵盘旋着为他们唱赞歌。他拉着她一起,笑着,向前奔跑,所有的白鸽都腾空而起围着他们环绕,满天的云彩被风所鼓动,快速地沉积下今日的晚霞。路还很长,看不到终点,而不用担心自己会老去,他们在22年前一同降临到世界上,即使老之将至,老了也一定很可爱。她老一岁,他也跟着老一岁,连这个不苟言笑的世界都要为这对爱人软下声气和放轻步伐。我想过他们老来回忆年轻时的恋爱,甚至笑着谈起初夜,少年夫妻的第一次情动,一定非常柔软、非常美。


在我脑海里这是创世纪一样的画面,大到失真的太阳慢条斯理地升起,一整个世界都从混沌和黑暗中被唤醒,地面上存在两只幼小的蛹:两个孩子撕开蛹壳爬出来怀着迷茫对望,他们在孤岛上,他们自己就是孤岛,而双份的孤单重叠在一起却是原始的伊甸园。当一切体感成为幻觉,他们要在写史的过程中互相辨认,要知道一起降生的时刻有多少神祗为他们戴上花冠。他拉住她的手,天真且热情地说想把这里所有的星星都给她。连带和她共同脱胎换骨前的所有记忆与爱意一起涌来,憧憬和虚幻的思念有了落脚点,变得富有条理和生机,宇宙也是新生的,什么都是崭新、生机勃勃且柔嫩的,还带着从旧宇宙复刻来的泪水和划痕。


同时,我感觉洛洛是存在内耗的……太阳的能源也不是无穷无尽,我在猜剧情会不会出现他在悠然面前彻底失去盔甲的那一面,就像之前说的后期如果丢失了evol之后将自己封闭起来的结果。但无论是女主悠然还是屏幕前作为玩家的我们,这都不成其为问题——即使这样的走向指向BE,如果有那一天,我们也会越过他给自己设立的高墙去拥抱他。


另外说起来,洛的约会里经常出现以年份为单位计量的话题,一眼望过去像漫山遍野的flag。比如新春之约里关于今后新年的约定,赏樱之约里确切到每一年的约定,他总在暗示对她有关于未来的渴望,每次发出关于未来的邀约都是在时机恰到好处时顺着引出那句“那我们以后也......”这样的节奏和期待在杏林之约达到了一个让人既感动又疑虑的高潮,充满使人心跳加速的模糊义话语:


很多年后,我还记得那时候他的眼神,仿佛一切都成了背景,那个眼神清澈而坚定。


“三十年,好遥远啊,那个时候我们都老了吧。你说三十年后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到那个时候,我肯定还是和现在一样帅,不过,你呢,你还是会傻傻地笑,下午两三点的阳光照在你的脸上......我把飘落的花瓣从你睫毛上拿开,然后拉着你的手回到这里,四周的花海应该会更加绚丽吧。我们读着写给彼此的信,笑着对方怎么还是当年的傻样......”


这样的阳光,好像穿越到了未来。我想像着周棋洛描述的情景,那个发生在未来、又似曾相识的画面。


时间跨度带来的虚幻感和台词暗示的某种宿命意味,使这种感情有了更飘渺和悠远的气息。他们渡过汹涌的汛期河流站在一起,在岸边互相扶持,还要像小孩一样伸出手指钩下对未来的邀约......一片虚空中的双星系统,我们长久地互相凝望、旋转,好像生来就如此这样。


3.


米娜:四个男主中,洛是基本上没有家庭生活的那个,敬重的师傅也不在了。即使没有得到充足的家庭养分的滋养,他还是这么阳光,源源不断地给人温暖。


我:他太难得了,洛的魅力是越品越香的那一种,初期会给人留下单纯可爱的小男生的印象,大众层面上很讨喜,但也使得很多玩家倾向于把他当好朋友。后来放出的黑客章节增加了男友力和苏值加成,杏林、珍宝这些约会将他的脆弱面和人设的复杂性更好地展现了一些。


米娜:他不仅仅是局限于“单纯的小男生”这个设定,第一印象是单纯可爱正能量,但因为这份简单和阳光,也可能使一部分玩家不会深入了解他。他这条线才刚刚开始蓄力,可以期待的东西还非常多。


我:莫名地,洛洛给我一种没有后路可退的感觉,就像宣传词里说的“我的命运,是喜欢你”


米娜:我觉得四条线里,只有洛洛没有退路,我曾把他比作向日葵,悠然是太阳,向日葵如果失去太阳,永远无法开花,到后期还是死去。


——————


他是真的非常喜欢你,他等待了很久、寻找了很久,而现在跨越和背负着这么漫长时间的重量与爱意,这是藏也藏不住的,即使藏起来,也会从眼睛里、从嘴角、从手指尖溜出来。他站在群星的中央邀请你过去,希望使你成为他的宇宙的中心。


洛不会使你困惑、不解或者担忧,他消化所有的负能,连你那份也想一起恳切地融解,即使展现出脆弱的一面,看上去也像是一个热源暂时性降低了功率,从头到脚都在散发“不用担心我”的气息,生日之约里连悲伤情绪都只是浮光掠影,他会整顿好情绪重新笑着张开手给出一个拥抱。并肩躺在实验台上的年岁过去了这么久,幸运的是你忘记了创伤,无知是一种可贵的运气,但背负记忆长大的他经历过何种黑暗已经让人难以想象,探病之约里你去看他,他还强撑着说:“没事,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了。”他在黑暗里摸爬打滚,得到了火种之后却选择和它一同燃烧,尽可能地扩大这片能源的辐射范围,用自身驱散尽可能多的黑暗。


他的爱意在溢出,像吹出的一大群泡泡热闹地、活泼地将你包裹,它们温顺且乖巧,安静地看着你,将你视为自己的恒星。那种喜欢不用说是作为局外人的我们看得心里发颤,就算女主想装傻也逃不掉它们温润的触碰。在老奶奶家,你看着照片,看他成长的轨迹,他看着你,眼睛里有收敛光芒的群星;你在图书馆发现他想拉着他去角落说话,他因为被你发现在看你看过的书而紧张得吞吞吐吐:“我想通过自己的方式来了解你......”【漫步剧情】;向日葵卡面进化前后是截然不同的眼神对比,进化前的洛洛和你一起愉悦地伸手抚摸日光,进化后的卡面上,你睡着了,他在旁边凝视着你,表情小心翼翼,那个眼神甚至不能用温柔来形容,他仿佛是通过那个时候的你来看很多东西,看他思念着你的过去和像梦一样幸福得不真实的眼下。


关于洛洛之前人气不高的因素,我觉得除了很多玩家把他当成闺蜜型的角色之外,还有一点可能是他相比较另外三个男主没有那么多矛盾和谜题,前期也许难免给人一种角色缺少张力的印象,相比较许墨身上丰富的谜题和矛盾,老李寻找女主的执念,起子出场就自带一种校园情结和学长男友力,小太阳显得人畜无害,但也相对来说扁平一些了。而官方留下的谜和反差是同人创作极大的源泉,一铲子挖下去可以寻到不少丰富的矿藏。洛洛在后期的人设越来越立体,突出人物时冲突和反差起了很大的功用,平面上产生不了阴影也就衬托不出有光的那一面的闪耀。【怎么就没更多人来爱他呢,单纯看他作为巨星的光彩也是很苏的(怨念中)】


一个私心的推测:他的自闭症可能没有完全痊愈。按说有这样的evol该是不用发愁的,但很意外地,他对自己没有十成十的自信,他一直在给别人光和热,但没多少人知道这个热源最需要能量。米娜认为这种超能力还可能加重他的负担感,就像一位太太总结“你们喜欢我都是假的”【虽然不会有这么极端,但棋洛内心可能存在这样的焦虑】所以珍宝之约对他的意义非常重大,这个约会的分量之重,让我私心认为还少有超越。这已经不止是一次热烈的表白,这还是最强效的定心剂,把他从飘远悲切的自我否定和对于未来的迷茫、对于过去的恐惧中拉了回来,实实在在地钉在了当下,让他知道他的命运有了定数。evol对于他来说,既是神赐也是负担,米娜说“有超能力让他觉得自己确定活在了阳光下,摆脱了黑暗,但也给他带来了压力。没有超能力,他又害怕重回过去。”


回头看了一下好像没有写多少甜处,但写这些不是为了有意剖露悲剧的一面来增加卖点,洛洛本身在约会和剧情中体现的大多是阳光积极的一面,他自己就是最甘美的甜。


他太难得,他走过沙漠和雪原,躲过无人问津的街巷也拥有过清晨的第一束日光,什么都失去过也什么都得到过,从尘埃里生长起来却保有真诚纯粹的心,最令人意外和不忍的也是这一点。已经唾手可得想像可及的繁华,对人仍然体贴温柔,内里还维持自己一份小心翼翼的不知所措,和孤独。沐浴星光下的孤岛,一抬头看见星河灿烂,愈发能体味到自己的寂寥。他看过的世界该是什么样的,当他从无人理会的路旁被捧上光彩照人的宝座?


想像幼年的洛洛将伤口隐藏起来舔舐,负面的情绪全都指向自身并在深渊里湮灭,他蜷缩成一个小小的团子,历代的星辰看护着他;少年的洛洛学着成为偶像,学着运用evol,琴键和飘飞的黑白书页之间,他终于在午后的练习室睡去;青年的周棋洛站在了更高的地方,他是云上的人了——你在人群里随着声潮涌动为他喝彩,他眨眨眼,朝着你的方向纵身一跳跃下了云端。


而在人前这么闪耀的周棋洛,也会在午夜空空荡荡的录音室里,对着她孩子气地流泪。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棋洛放弃对过往痛苦的追忆,转而追寻和你的将来,“喜欢”漫山遍野地溢了出来,都乖巧地,亮晶晶地仰头瞧着你,渴望愈久愈珍重,他不表达占有欲,或者说他没有志在必得的欲望,他小心翼翼而灵巧地靠近,措辞平和又热切——看那些充满时间跨越性的邀请和爱意。如果那些是flag,我们就拔掉它们,如果是要实现的约定,我们就等着和他一起践行。


一开始我误以为这是一个一眼能望到头的人设,后来才发现他不是一张平面的纸,他是在陡峭的斜坡和纵深的深渊之间,折射出闪耀却不刺眼的光芒,和他相比,是文字显得单薄、无力才对,有一百句话和一千个故事哽咽在喉头,一万个想法和心意想告诉他,最后因为语言的徒劳而归结成一声幸福的叹息。他需要爱,也值得更多的爱,这个世界本来没有周棋洛,是有一天他从屏幕里站了起来,在他的能量可以影响到的地方,全都留下真实又温暖的印记:你因为爱而存在了。

评论
热度(120)
  1. 唱个歌跳支舞卖个萌打个卷儿__墨迹__ 转载了此文字
    周夫人流泪

© 唱个歌跳支舞卖个萌打个卷儿 | Powered by LOFTER